<ins id="trdrf"><noframes id="trdrf"><ins id="trdrf"><noframes id="trdrf">
<ins id="trdrf"><noframes id="trdrf">
<ins id="trdrf"></ins>
<ins id="trdrf"><noframes id="trdrf"><cite id="trdrf"></cite>
<ins id="trdrf"><noframes id="trdrf">
<ins id="trdrf"></ins>
<del id="trdrf"><noframes id="trdrf">
<del id="trdrf"></del>
<cite id="trdrf"><noframes id="trdrf">
計法真 流芳千古的綿竹女鄉賢
日期:2017-09-08   來源:新聞中心  發布人:信息中心 作者: 

   QQ截圖20180403222109.jpg

出生于綿竹九龍的張浚,因在南宋力主抗金,功勛卓著,成為一代名臣,他的母親計氏被朝廷嘉封為秦國夫人。張浚的事跡名垂青史,為大家所熟知,但是張浚的母親計氏的故事卻鮮為人知。

  探古尋蹤 其生平德行感人至深

  柏林公園聞名于北宋徽宗大觀二年(1108年),歷經南宋、元、明、清、民國以來,至今已經有909年歷史。宋雍國公張咸及秦國夫人計氏卜葬于此,張咸夫婦乃魏公(張浚)之父母,宣公(張栻)之祖母。清人曾題詩“南宋山河無寸土,柏林祠墓足千春。只今郁郁墓前樹,若為夫人代寫真”,稱贊計夫人的德行。

  綿竹大柏林為南宋理學宗師張栻的祖塋,林中有雍國公張咸、秦國夫人計氏墓。綿竹文史研究者寧志奇查閱諸多史料后得知,計夫人名法真,名列《綿竹縣志·烈女傳》之首,又名列中國《善女人傳》和中國禪宗480位大德之一。其生平德行感人至深,可謂流芳千古。

  傾盡心血 將兒子培養成國之棟梁  

  計氏名法真(1076年—1155年),為北宋雍國公張咸之妻,南宋魏國公張浚之母。計氏為臨邛人,今天的四川邛崍縣人,祖父計用章和父親計良輔及弟弟計有功,計家三代舉進士,三代為官,且都是宋代時期的有名詩人、大學者。特別是計氏的弟弟計有功,為成都提刑,著有《晉鑒》、《唐詩織紀事》八十一卷。

  計法真出生于書香世家,深受儒家傳統道德教育,有很高的文化知識修養,聰明賢惠,多才多藝,是一位有思想的女賢。她嫁給了四川綿州(綿竹)的官宦大戶人家,計氏的丈夫張咸為宋元豐年間的進士,習天文地理,百家經典,博學多才,官至成都節判官。

  計氏所生兒子張浚剛滿四歲,父親張咸就病故。當年,計法真才二十四歲,她的父母親和鄉鄰親友都再三勸其改嫁,她卻一口拒絕,發誓決不再嫁,要把兩個兒子撫養成才,并從此洗盡繁華,常年吃素,開始學佛。

  計氏把畢生的精力和心血都放在兒子身上。當兒子能發音說話,她就教兒子讀誦父親生前曾經讀過的書。兒子稍能懂事,她就教育兒子要像他的父親那樣剛正不阿,廉潔奉公,長大報效國家。張浚自幼聰明過人,勤奮好學,博覽群書,孝敬長輩,很有禮貌。在母親計氏的辛勤撫育下,年幼的張浚便博學多才,品學兼優,得到親友鄉鄰的好評,稱他長大后一定會成為國家的棟梁人才。

  由于計氏賢母善教,張浚沒有辜負母親的希望,剛成人就在宋徽宗年間考中進士。張浚離家赴職上任時,計氏百感交集,淚如泉涌。她欣慰的是兒子已長大成人,將要報效國家為民做事,但又擔心兒子遠去他鄉,無法照顧好自已。她再三叮嚀兒子要牢記祖訓教導,一心報效國家。并寫好幾十條關于政務、軍事、思想、道德品行、為人處事的對策辦法交給兒子,叫兒子攜帶在身,早晚誦讀,三省吾身。張浚就是這樣嚴格遵循母親的教誨,去處理一切政務。

  鼓勵兒子冒死進諫 愛國熱情受人敬仰

  張浚出任為官的時候,正處在金兵南侵,國家多難之秋。他挺身而出,極力推薦韓世忠和岳飛,率軍三年轉戰川陜大敗金兵,使南宋轉危為安,立下了卓越戰功。1135年,33歲的張浚正式拜相,任知樞密院事,都督諸路軍馬,統率抗戰金兵。與金人對峙在第一線的南宋將士們,只要聽到張浚到來無不歡聲雷動,士氣高昂。張浚已經成為一個時代的主戰精神領袖,一面象征恢復中原的獵獵戰旗。

  紹興十六年,被貶逐在永州的張浚見秦檜踞相位,賣國求榮,欺君誤國,憂國憂民,曾想冒死向皇上奏折上諫彈劾秦檜。但又放心不下已七十歲高齡的母親,怕誅連家人和下屬受罪。因此,成天沉悶不樂,憂慮重重。他的母親計氏見了,再三追問,兒子才告訴實情原委。計氏聽了,便背誦張浚的父親張咸留下的對策訓詞:“臣寧言而死于斧鋮,不忍不言而負陛下。”并對兒子說,文諫死,武戰死,自古忠孝不能兩全。為國為民,不要顧慮我和家庭安危。再三支持和鼓勵兒子去冒死求諫。

  在母親的支持下,張浚冒死連連上書五十次,堅決反對秦檜賣國求榮。秦檜大怒,將他再遠逐到連州(廣東連縣),并只準侄子一人陪同,不準妻子兒女和年老的母親前去陪伴,妄圖害死張浚。已七十多歲高齡的計氏送兒子去連州,臨別時卻對兒子高興地說道:“你是好樣的,沒有辜負我的希望,沒有枉讀圣賢書,不必為我和家庭掛念。”一位家庭婦女,竟有如此高度的思想境界和愛國熱忱,可謂巾幗不讓須眉。

  紹興二十五年(1155年),計法真病逝,終年七十九歲。后來,張浚復職再次擔任宰相,朝廷對計氏嘉獎表彰,被封為秦國夫人。張浚、張栻雙雙扶柩將母親、祖母的棺材埋葬于綿竹(今漢旺大柏林)。

  1996年柏林公園開放,萬人瞻仰,盛況空前。時隔21年,如今已是一片冷落,重歸于寂靜。許是天意、許是巧合,反倒還了這千年墓園一片凈土。面對這里的墓園,我們不禁油然而生對歷史往事的幽思,對這位杰出女鄉賢的敬意。



天天日,天天操,天天色综合,天天射影院,天天色影视综合